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李嘉诚遭遇社会仇富困扰长江实业楼盘被指欠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08:29:27

李嘉诚遭遇社会仇富困扰:长江实业楼盘被指欠薪_中心

11月19日,85岁的香港首富李嘉诚(专题阅读)乘坐着他的私人飞机,来到咸阳市渭城区一个叫大石头村的小村子里,亲自为民政部和李嘉诚基金会合作的 展璞计划 项目揭牌。在这个明显带有慈善和公益色彩的项目当中,李嘉诚慷慨捐出了2000万元人民币。

未来,通过李嘉诚基金会运作的类似慈善项目或许会越来越多,因为首富亟须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重建世人对其财富的认知。近年来,生意越做越大的李嘉诚在香港公众当中的形象每况愈下,短短几年时间里,曾经的 超人 似乎一下就变身成为了香港社会 万恶的资本家 ,这令李嘉诚感到十分无奈。

11月18日,就在李嘉诚动身前往咸阳的前一天,他旗下的长江实业在香港又一次 躺枪 ,矛头再一次直指李嘉诚。

长和系香港频 躺枪

这并不是李嘉诚的长和系第一次在香港遭遇这样的难题。

11月18日,由长实、南丰及港铁合作开发的香港将军澳日出康城三期工地爆发罢工潮,工人抗议外判商拖欠2个多月薪金,涉及金额逾千万港元。由于二判商(指二级承包商)表示因生意亏损无力支付薪资,大判商(指一级承包商)亦不愿意代二判商支付全额薪金,愤怒的工人游行至中环长江中心,向长江代表递交请愿信,要求发展商包括港铁、南丰及长实协助追讨薪资。

针对这起罢工潮,事件关联方之一的南丰发展很快撇清了关系,其董事总经理蔡宏兴公开表示,该项目由长实负责管理,作为发展商的南丰及长实已支付足够薪酬给大判商, 作为发展商,可做的都已做了。

长实发言人则在回应的询问中表示,该事件是二判商淮辉工程有限公司与承建商亮雅发展有限公司之间的纠纷,与长实并无关联,但长实已敦促亮雅跟进此事件。

目前,该起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出席谈判的香港区议员方国珊表示,如果工人对于大判商提出的条件不满,不排除最终仍然需要发展商长实、南丰以及港铁提供解决办法。

事实上,这并不是李嘉诚的长和系第一次在香港遭遇这样的难题。今年3月28日,和黄旗下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也因为外判工人(非正式员工)不满薪资要求而引发了大规模的罢工游行。

在这次长达一个多月的游行中,工人们打着 全球华人首富剥削工人致富 养活李嘉诚养不了家庭 等刺眼的横幅围堵长江中心,李嘉诚的画像也被涂成魔鬼的模样,挂在长江中心的楼下,有社会团体甚至一度呼吁香港市民,抵制李嘉诚旗下的百佳超市、屈臣氏等商铺货品。

处于风口浪尖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坚决否认盘剥工人薪资,其董事总经理严磊辉直指,有关工人是承判商的工人,其 个人待遇福利并非HIT(香港国际货柜码头)管理范围 。而公司将工作外判也已有二三十年历史,共有30多个承判商,雇用承判商是因为他们更专业更灵活。

最终这起轰轰烈烈的游行事件以承判商宣布结业、工人按劳工法遣散而告终。但追究该起事件的起因,与上述楼盘欠薪事件几乎如出一辙:均是因为长和系外包商与工人的薪资矛盾,但战火却最终烧到了李嘉诚的身上。

没有人知晓这起事件对李嘉诚情感上究竟产生了多大的冲击,但在该起事件之后,长和系取消了2013年的中期业绩发布会,李嘉诚再也没有像过去的20年一样,笑容可掬地出现在媒体面前,回答关于香港的各种问题。香港传媒界猜测,不开会,是因为李嘉诚 不想对当下长和系的负面做出解释 。

外界更关注的是,在今年下半年短短的几个月里,长和系大举抛售香港、内地资产,同时不断加大在欧洲市场的投资。

尽管李嘉诚一度否认 撤资 传闻,但依然难以掩饰其对香港的悲观情绪:在今年9月份的一个传媒饭局上,李嘉诚以一块 好靓的玻璃 来比喻香港, 看着好靓,但不小心打烂它也好容易 。

首富的烦恼

树大招风,引起社会仇富很正常。

在不少香港市民乃至政经人士看来,李嘉诚近年来在香港遭遇的种种非议,均与 超人 对香港各行各业的 垄断 以及由此引发的 仇富 情绪有关。从卖家电产品的丰泽电器到药房屈臣氏,从经营百货的百佳超市到电讯市场的 3 品牌,以至于电力市场、公共交通 李嘉诚的产业几乎深入到了香港的各行各业,无怪乎有香港市民戏言: 李嘉诚名副其实,香港就是李家的城。

一边是无所不在的 垄断 ,一边却广西是连年高企的基尼系数:从2001年开始,香港基尼系数就一直维持在0.5以上,高于国际警戒线水平,2012年更是高达0.537,堪称目前亚洲发达经济体中贫富差距最大地区之一。

贫富差距的扩大引发了香港社会对于垄断的普遍不满,加之香港政府在反垄断方面一直难有作为,社会底层对于垄断企业自然时常加以抨击。 一名港大在读的大四学生对本报表示,在香港,经常受到抨击的不仅仅是李嘉诚,还有新鸿基郭氏家族等大财团。

对于这种由于垄断引发的仇富心态,香港中原集团主席施永青认为,这对香港并没有好处。在其私人博客中,这位香港商界领袖直指: 不少意见领袖,简单地把社会问题用阶级矛盾的方式去解释,把矛头指向社会的富裕阶层,指他们官商勾结,垄断市长期的坚持场,藉着地产霸权,牟取暴利,导致普罗大众没有好日子过,这种情绪会阻吓富裕阶层把资金投在香港,没法为香港创造更多的向上流动的机会。

这或许可以从某种程度上解释李嘉诚抛售香港资产转投欧洲市场的原因。截至2012年年底,和黄欧洲业务占和黄整个集团盈利的比重已经由2010年的19%增长到了34%,通过一系列资产出售,其香港业务占集团盈利的比重,则已由2010年的25%逐步降到了16%。

树大招风,引起社会仇富很正常。既然大家不愿意看到我垄断香港,那我就去欧洲、去北美、去内地投资。 在今年3月份的长和系年报业绩会上,李嘉诚很坦白地表示。

当然,离开香港并不意味着财大气粗的李超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在海外市场,长和系同样受到反垄断的困扰。11月7日,和黄收购西班牙电信(Telefonica)爱尔兰业务的交易,就遭到欧盟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欧盟指出,和黄的交易将令爱尔兰的移动络由四变二,创建的新营运商,其规模相当于现时最大的营运商沃达丰(Vodafone),这可能会妨碍小型竞争对手Eirco的成长,令市场的选择减少。

针对该交易的调查,欧盟将最快在明年3月24日前作出裁决,李嘉诚的欧洲投资之路也并不好走。

湿疹结痂起皮红肿是怎么回事
丹媚紧急避孕药的原理
丘疹性荨麻疹破皮怎样治
丘疹性荨麻疹治疗方法是什么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