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苦海无涯

发布时间:2020-05-22 06:58:51
苦海无涯。
已经不知从什么的时候开始流传下这句话。在金色的经卷里,赫然写着这四个字,似有无穷的魅力,又像当头棒喝,觉醒在每个和尚心中。
“苦海无涯……”江流呆呆地坐在蒲团上,看着金色的经卷出神,恍然不知地念叨着:“苦海无涯,回头是啥?”
“是岸。”寺中一种和尚嘀咕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胡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另一个和尚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她。”
和尚A道:“出家人既然不打诳语,何来‘胡说’一词。”
和尚C也说:“好你个糊涂和尚,你还犯了色戒!”
和尚B不紧不慢道:“有诗作证,出自辛弃疾‘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和尚A说道:“辛弃疾??有这号人物?”
和尚B又道:“好像是几百年后的人吧。”
话音刚落,就见和尚A和和尚C瞪着大眼看着他,咬牙切齿。
“别吵了!”江流不耐烦道:“回头是岸?谁说的?”
“是佛祖说的。”
“佛祖是谁?”
“佛祖他老人家佛法无边,又岂是我等能见的,我说不出他是谁。”
“那他一定不是人!”江流大声道,“若他是人,让他去海里坐船试试,苦海无涯,回头哪里有岸,分明是海嘛!”
“你个愚昧和尚!”和尚C气急败坏道,“活该让你从江上漂来,佛祖就是想让你试试看,到底有没有岸。”
大殿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和尚都停下念经,看向江流。然后又都不说话。
和尚C自知理亏,红着脸低下了头。
“玄空!你可知错!”殿外,法明一脸愠色,走了进来。
“师傅,弟子知错!弟子知错!”玄空一脸愧色,小声道。
“既是知道错了,就罚你将寺内寺外全部打扫干净!”
“是。”玄空抬起了头,瞪了江流一眼,转身离开。
“方丈。玄空师兄没有错,或许我就是一个不知前因后果的人。”
“胡说!”法明沉下脸来,“江流,这就是你的宿命。佛祖让你从江上漂来,就是希望你明白人之本命,无拘束于苦海。你生具慧根,将来必可参透佛法之精妙,修成正果。”
“方丈,我就是想知道’苦海无涯’后面到底是什么。”
法明不语。
江流道:“方丈,或许我并不适合当和尚。我总觉得心中有个呼唤,我想要还俗。”
“江流……”法明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幻想过外面的世界,宁可做一个六欲缠身的酒肉之躯,也比坐在佛祖面前背那些无聊的佛经要好。”
“你出去后想要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就像经历一番,娶一个女人,生一群孩子,骑着白马,四处游玩,快活逍遥,不受佛法之影响。我还想去找一找我的父母,可能病死,可能健在。我想去找我的道。”
“你想要什么道?”
“沉舟慢吟千江水,落叶长诵万里天。纵有厄难归我身,一哭一笑一昆仑。”江流喃喃道。
法明语塞,一时竟开不了口。良久,才叹道:“你要的道我教不了你。”
“方丈!”江流又喊了一声,待法明看向他,才接着说,“个人有个人的道。我总觉得老天安排我花了17年在这座寺里,就是想让我改变什么。我不想出家!”
“江流你可想好了。”法明紧紧盯着江流。
江流也盯着法明,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好吧!”法明叹道,“你去吧!”
江流向法明作了一揖,便走下山去。


时值阳春三月,山峰上古道旁,桃树在静谧的早晨凸显柔弱。然而光线来得早,影射在枝条上,顿时那些条纹越发清晰,隐蔽的它丰满起来,温馨地浴着朝阳。
花如迷路。
江流行走在桃林间,不知觉迷失了方向。
他叹了一口气,倚靠在一棵树下,自语道:“苦海无涯,回头有岸吗?”
“咦?谁在叫我们?”林中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
“谁?”江流吓了一跳。
“是我们,我们在这里。刚才是你叫的我们吗?”
江流循声看去,前方一棵古树上生长着两片叶子,却长着人的眼睛和嘴巴,不由大吃一惊,问道:“你……你们是谁?”
“刚才是你叫我们吗?我们正在睡觉,就听见有人唤我们的名字。”
“你们是谁?”
“我叫回头,他叫有岸。”
江流眉头一皱:“怎么取这么怪的名字。”
“我不知道,只是当我们醒来时,我的身上刻了有岸,他的身上刻了回头。”
“对了,和尚你刚才在念叨着什么?”其中的一片叶子发话了。
“苦海无涯,回头是啥。”江流喃喃道。
“和尚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呢!回头回头有岸,有岸回头回头嘛。”
江流愣住了,突然发出一声怪笑:“是了,回头回头有岸,有岸回头回头。”
“怎么今天净碰到这么些怪人。”一片叶子道。
“什么?”
“什么什么。不久前也有一位和尚路过,奇奇怪怪的,还唱着歌。”
“什么,他在哪?”江流焦急的问道。
“在那。”叶子摆了摆身子,指向深处。
江流二话不说,撒腿就往内跑。突然,林中传来了一阵笑声,接着又有人在高吟:“哪里有酒,与我饮否?哪里有肉,可穿肠否?哪里是色,怎会是空?哪里悟空,有树坐否?……”
声音越来越响,只觉得这桃林中皆是嗡嗡之声,枝蔓颤动着,跳着不雅的舞步,踩着鼓点应和着。
江流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光头在林中起舞,放肆之态,溢于言表。
光头似没看见江流,自顾自的唱着:“大风起呼兮,茫茫皆天地……”
忽然,和尚唱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摇摇头道:“今天感觉不对,难道是有客临门?”
说罢转过身来,望见了江流,便笑道:“果然有客至此。”
待他走近一看,两人不禁讶然。
江流眼中映出光头,光头眼中映出江流,两人竟一模一样!
两人同时问道:“你是谁?”
江流作了一揖,“我刚才听见师兄在唱歌,羡慕师兄有如此情怀,故来此相见。”
和尚一摸光头笑道:“师弟说笑了,我是金山寺的玄奘。”
江流惊讶道:“师兄亦是金山寺的和尚,为何我不曾见过师兄?”
玄奘仍一脸微笑:“师弟是……”
“我是金山寺的江流。”
“江流?”玄奘喃喃道:“好像有些熟悉,记得我出家前名字好像叫江流,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就再没人叫过我。”
“你也叫江流!”江流愈发显得惊讶,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大叫:“哎呀!我出家的法名好像也叫玄奘!”
两人又对上了眼,不约而同地问道:“你倒底是谁?”
“我是江流!”
“我也是江流!”
“我是玄奘!”
“我也是玄奘……”
两人不甘示弱,你言我一句的斗着嘴。斗得脸红脖子粗,最终扭打在一起。
两人越打越激烈,一会儿抱在一起滚来滚去,一会儿又互相撕扯衣服,弄得灰头土脸。
“你看!你看!”一只兔子招呼着另一只兔子,“这儿有两个和尚打架!”
“他们怎么了?”
“谁知道呢?好像是在讨论谁是谁来着,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
“不就是一个名字吗?至于急成这样!”另一只兔子嘲笑道。
“你没看见他们两个长得很像吗。”桃树上一片桃花说道。
“这有什么好打的!你看,俺和俺兄弟是双胞胎,长的一模一样,也不打架。打架多不好啊,伤了和气。”一只兔子道。
“是啊是啊,我们犯错了,都互相背黑锅。”另一只兔子又道。
“你们不去劝劝他们?”一片桃花道。
“你去吧。”
“还是你去吧。”
“……”
“……”
“喂,和尚!”一片桃花实在看不下去了,喊道。
两人都停了下来,站在一起看向桃花:“你是在叫我吗?”
“还真是像啊!”另一片桃花感慨道,“和尚,你们不就是长得像吗,至于打架吗?”
“他是妖怪!”两人都指向对方。
“屁!”桃花不满道,“我还是妖怪呢!怎么没见你们打我啊!”
“和尚听俺爷爷说,世上的每个生命都有相似的地方。一个生命埋没在了岁月的浪潮里,过了千八百年又会有同样的生命出现。生命本就是循环的,相似的人互相吸引,难免会碰上长的一样的人。”
“对呀!对呀!和尚你们可能是双胞胎哩!”
两人对望一眼,沉默不语。
突然一个和尚跳了出来,仰天大笑:“因果不变在世间,半来欢喜半来癫。轮回难道你我缘,怕是神仙也难变!!”
另一个和尚听到了,拍手舞蹈,“你是谁?”
“我是玄奘。”
“我也是玄奘。”
“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我懂了。”
“回头是什么!”
“是我!哈哈,回头是我!洒脱于世间,回头一本我!!”
“完了!完了!”兔子大叫,“和尚疯了!和尚疯了!”
“还真可怕呀!又是大笑,又是吟诗。”
“哈哈哈……”玄奘撒腿就跑,笑声越来越大。
桃林似有所感,又是一阵颤抖。
林中又传来了歌声,铿锵而欢快:“ 大风起呼兮,茫茫皆天地。愁困苦惘兮,谁解我本心。早渡早生兮,难言韶光尽。大笑出门兮,世间皆知音……”

共 27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因果不变在世间,半来欢喜半来癫。轮回难道你我缘,怕是神仙也难变。是西游,不是西游,只是心中的西游。此西游非彼西游,读来别有一番趣味。【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2-05-01 10:54:12 因果不变在世间,半来欢喜半来癫。轮回难道你我缘,怕是神仙也难变。是西游,不是西游,只是心中的西游。此西游非彼西游,读来别有一番趣味。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2-05-01 17:51:2 风格别致,对话体真好! 我爱一切血淋淋的真理。
回复2 楼 文友: 2012-05-1 15:09:44 谢谢,学校生活太过无聊,随便诌的。
可以的话,帮我多推荐一下,谢谢!!
 楼 文友: 2012-08-28 2 :19:20 精巧的构思,美妙的文笔,小说的写照有着直指人心的力量。妇科千金片哪有卖
生脉胶囊的作用与功效
活血化瘀消炎止痛舒筋
福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贵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方法
洛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贺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