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诛天凌九重 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皇蜂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6:57

诛天凌九重 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皇蜂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随着这一道“嗡”声传来之后,任图影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接着就听到一片“嗡”声由远而近,甚是浩大

,只听得令人头皮发麻。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头顶上空,透过树叶的间隙,两人能清晰看到那一对血红的眼睛,赫然就是一只血皇蜂,个头居然比大象都还要大上那么一圈。

一时间,这只血皇蜂翅膀高速振动所传出的声音让人感觉就好像两耳失聪一般,心慌意乱。

“趁现在它注意力还未集中在我们身上,快溜!”任图影低喝一声,拉着雅扎菲的手就向密集的丛林深处跑去,也是在这时他才恍然想起之前崖壁上看到的那些圆洞并非是鹞子的巢穴,而是血皇蜂的巢穴。

那只率先根据皇卵气息找到这里的血皇蜂落了下来,轻而易举的带断了大片树枝,看到前方那一片血泊中已经碎裂的皇卵就连忙爬了过去,口中发出“嘶嘶”的叫声,显得很痛苦,而本先血红的双眼也变得更加鲜艳。

此刻任图影与雅扎菲两人还未跑远,感受到后方那只血皇蜂传来的滔天怒意心头忍不住咯噔了一下,然而没过几个眨眼的时间,他俩后方就传来巨大的动静,却是根根参天大树被折断,那只血皇蜂快速的追了过来。

任图影很是无语,边催动疾风追云靴逃命边嘀咕道:“那什么蛋碎了又不关我们的事,非得追着我们不放?这他娘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雅扎菲娇嗔道:“都到了这个动辄就会殒命的时刻你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有本事你去跟它讲道理啊,说你已经帮它杀了捏碎皇卵的罪魁祸首,它应该感谢你才对……”

后面紧紧追来的那只血皇蜂六条腿飞快律动,速度竟是比任图影差不了多少,甚至犹有过之,而且它一边追口中还一边发出怪异的声音,刺人耳膜,多半是一种给其它同伴传讯的声音。

雅扎菲见后面追来的血皇蜂越来越近,心头也不由急了起来,只恨自己没有当初的修为,不然的话解决这些血皇蜂不外就是挥挥手眨眨眼的事。

“这个坑是死路,看来这次我们逃不掉了,真正意义上的被坑死了。”她叹了口气,速度居然放慢了下来,准备打算去拼一把,以她的女王性格,纵然是拼死战斗也不愿意狼狈逃命。

而且,这次的结果横竖都是死路一条,逃跑的话也是徒劳之举。

任图影却是面容坚定,神色不见喜忧,抓着她的手一用力,加快了速度,同时口中淡淡的说道:“你活了这么多万年,我想其间你经历过的一些生死危险远超这次,但为何还是活到了现在?”

雅扎菲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也确实如任图影所说,这么多万年过来其间经历的那几场大战哪一次不是处在生与死的夹缝当中?哪一次不是动辄就会万劫不复?但为何……还是活到了现在……

任图影:“不到最后关头,哪怕只有一口气,纵然面对的是绝望也不要认命。一旦你心中有了认命这个念头,那你就算还没输给对方就先输给了自己。”

他缓缓说道:“我们武者所追求的大道看似虚幻缥缈、不可捉摸,但实际上每时每刻发生的事,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都是一种大道印记。”

“所谓大道,一种理解是天地乾坤、无尽寰宇,而另一种理解就是人的心。”

“你不觉得人心很神奇么?纵然是一个普通人,亦或者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儿,他心中都能存在比天地乾坤还要广阔的事物,甚至在他心中能抹杀掉一切的存在,可以说是无所不能,只不过这种心境非常混乱,没有找对大道轨迹,所以它代表不了什么。”

“而我们武者口口声声所说的大道其实就是在这种无所不能的心境当中一遍一遍的用现实来磨砺自己的心,直至超越生与死……”

他笑道:“我说了这么多屁话其实就是想要你明白,在这种绝境之下不要去想着生死,你只要认准一个方向……相信自己不会死,一直走下去就行!”

“你要想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始终是你人生大道中的一次磨练,而不是最后一刻。”

任图影这番话令雅扎菲怔忪起来,虽然她有她的见解和看法,但也从任图影这话当中懂得了一些什么,目光渐渐变得明亮起来,心想可能是这段时间接连承受打击导致自己的心境已经不坚定了吧。

而此刻她看任图影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神秘,也明白了他为何总是对一切事情抱着玩世不恭的态度去面对,实际上这并非是一种玩世不恭,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心境,是一种对生死的不屑。

一直以来她对任图影的认识就是一个人类少年,幼稚、无知、冲动,然而经过刚才这番话她却觉得他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或者说,他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她痴痴的看着任图影,心中蓦然有种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奇妙感觉,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记忆中某个人的身影,喃喃的道:“我突然感觉你好成熟哦,就像是一个绝世强者那样,无所不能。”

任图影摸了摸鼻子:“咳咳……你想多了,我可不是什么绝世强者,要是的话就不会在这里瞎混了,而且还混的这么差劲。”

“再说我也不觉得我这是一种成熟,我也从不希望一个人用成熟与否来评价我。我可以和比我大几百岁的人畅谈如水,但同样也可以跟一两岁的小孩儿快乐玩耍。”他注视着雅扎菲,挑眉道:“其实我就是这么一个人,从不在意自己是成熟还是幼稚,总之该怎样就怎样,就这么简单。”

雅扎菲乖巧的点了点头:“也对,人们评价一个人成熟与否无非就是看他懂的事情有多少,或者对一件事有没有深层次的理解。世俗中那种整天为了房子和钱发愁的人总是说那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幼稚,实际上这些人也挺可怜的,他们并不是所谓的成熟,而是已经被肩上的担子折磨成了一个生活的傀儡。”

任图影缓缓说道:“然后在这种自以为是的人的教育下,等他们的孩子长大,达到了他们要求的‘成熟’,也就会和他们一样变成生活的傀儡,失去了心中那份最真实的纯真。”

他不由想起了敖特慢曾说过的一句话,声音轻轻的道:“大人们以为在他们的经历面前那些小孩儿的思想无比幼稚可笑,但是,大人们所面临的一切牵绊和纠结对于他们眼中的幼稚小孩儿来说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他们比大人活的更加干净纯粹。那个年纪的人,才是世间活着的东西,但在大人的熏陶下,长大了,也就都变成魔鬼附身了。”

然而正说着,急行中的任图影骤然一个急停,身子向后猛仰,脚后跟在地面磨了一段距离才好不容易停下,却是此刻数十只血皇蜂已经并排挡在了两人前方,封死了前路。

此前若非任图影反应快来了一个急停,只怕两人就会直接“投怀送抱”,跑进前面那只血皇蜂恐怖的大口中。

任图影抹了一把汗,低声嘀咕:“看来只顾着和妹子聊天果真能忽略正经事儿啊,而且还要付出惨痛代价。由此可见,女人是祸水……”

“呸,那你的意思是怪我咯?”雅扎菲狂翻了几个白眼,刚才还感觉他挺有感来着,哪想到转眼间就把往女孩子身上推,也真是太那啥了……

但此刻她也无心和任图影扯淡,目光扫了一眼四周慢慢靠近的血皇蜂,虽然心中很不想死,但却也是波澜不惊,那种属于女王的高傲无形间便展露出来。

如果命运真的想终结你,那不过就是两眼一闭万事皆休的事,反之,就绝对会有出路,只要这一刻你还有呼吸。

此时这些血皇蜂都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只是六条腿律动向前缓慢靠近。在前方,一只体型明显比较大而且身上花纹不一样的蜂王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像是在说话一样。

不过任图影可不懂蜂语,只是目光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情况。

他心中有过计算,一只血皇蜂的实力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无心境九阶的武者,对他而言,只要付出一些代价就绝对能干掉,但此刻数十只血皇蜂那就相当于数十个无心境九阶的高手,哪怕每一只血皇蜂只发出一根毒刺自己两人就会立刻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办?”他心中自问一句,有想过去开天空间躲一躲,但很快就摒弃了这样的想法,若是自己躲在开天空间了那雅扎菲咋办?又没法带她进去。

虽然与雅扎菲相识也不过这几天,而且说实在的与她的交情也没有达到那种很要好的地步,但不知怎的,要他放弃雅扎菲独自一个人逃命他却做不到,这是一种发自他本能的——做不到。

前世的话,或许放弃一个人只顾自己逃命对他而言只是很平常的事,而且也是理所应当,但是今世不知为何原因,竟改变了他那种淡漠无情的心境。

他闭上眼,摇了摇头。

却在这时,数十只血皇蜂同时加快速度扑了过来,嘴边锋利狰狞的口器如同闸刀一样扫来,势要把两人撕成碎块!

千钧一发之际,任图影脑海中在瞬间没了任何想法,见血皇蜂扑出,下意识的就拉着雅扎菲纵身一跳,同时右掌向下拍出,一股斥力将那些血皇蜂弹的微微一顿,而任图影两人则顺势跳到了大树上。

到了树顶视野顿时就变得开阔明亮起来,令他蓦然想起了一句话:天高任鸟飞!

“好机会!”任图影大叫一声,连忙踩着树顶向前跑去。

……(未完待续。)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程新艳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治什么好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崔立欣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是否好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苏召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