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魂尊 第623章 叶玄出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46:39

玄天魂尊 第623章 叶玄出手

“苏阁主,你这是要以势压人么?”绪文林嗤笑道:“更何况,我根本没有不让你秀一阁检查,只是,刚才你们秀一阁的昌源大师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现在又要检测第二遍,这次检测不出来,说不定还要检测第三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苏秀一寒声道:“既然事情出自我们秀一阁,我们秀一阁自然有理由将事情弄清楚,给秀一阁洗清冤屈,也给所有人一个交代,你绪文林不是要给兄弟讨还公道么?现在又不让我秀一阁检查,难道说这些丹药很有问题,经不起检验?”

苏秀一跨前一步,气势惊人。

绪文林承受不了这个威压,倒退一步,怒道:“苏阁主,你这是要颠倒黑白么?”

“现在颠倒黑白的人是你吧?”苏秀一嗤笑道:“在场这么多人,你连检验都不敢,还敢说是我们秀一阁的丹药害死了你的人?”

“这……”绪文林哑口无言,旋即怒道:“哼,要检验也可以,但这突然冒出来的炼药师谁知道是从哪来的?我信不过,就算是要检验,也应该由古丹楼的鸿德大师来。”

“不行,必须由药老来检验。”苏秀一沉声道,药老的检验,他才相信。

绪文林冷笑道:“苏阁主,此人既然是你的朋友,能保证公平性么?你想再请人也可以,但必须是鸿德大师。”

苏秀一讥讽道:“你所说的鸿德大师,又能保证公平了?同行之间为了利益尔虞我诈的事情还不多么?”

绪文林冷冷道:“至少鸿德大师大家都认识,如果苏阁主还不允的话,那么我便去城主府告你们秀一阁,你苏阁主实力虽强,但我不信能在天都府一手遮天。”

彼此似乎陷入了两难之中。

“既然你们都信不过,那就让两位大师一起检验好了。”

人群中不知有谁说了一声。

最终,双方定下来,让两位大师一同检验,查明真相。

“本来老朽是不准备出来的,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为了防止毒丹药害死更多的人,不管苏阁主欢不欢迎我,老朽身为西城区的炼药师,也绝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鸿德出来之后,还假惺惺的说道。

苏秀一冷哼一声,没有多言,对药老道:“药老,全看你了。”

药老点点头,和鸿德一同来到了瘴元丹的前面,彼此对视一眼,眸中射出冷厉的光芒。

在两人面前,各自摆放有两枚丹药,一枚是秀一阁的瘴元丹,另外一枚则是绪文林带来的有毒瘴元丹。

药老和鸿德的目光瞬间冷厉起来,先是仔细辨别两枚丹药的外观,形态,气味等物理气息,而后彼此又是释放出一股可怕的玄识,那玄识精纯无比,仿佛化作了实质,融入两枚丹药之中。

在场每个人都是紧张的看着,特别是秀一阁和绪文林一方,更是紧张不过,屏气凝神,目不转睛。

“烨少,你说药老能检验出问题所在么?”

罗敏在一旁好奇的问叶玄。

叶玄微微一笑道:“你看着就好了。”

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精芒。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药老和鸿德大师几乎同一时间收回了玄识,呼出了一口气。

“这两枚丹药不是同一个人炼制的。”

“两种丹药的成分一模一样,并无区别,皆是出自秀一阁无疑。”

两人异口同声,只是这说法,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什么?”

众人目瞪口呆,这两位大师,得出的结果居然截然不同。

这个论断,让所有人都无法淡定起来,似乎事情往越来越有趣的一面发展了。

只是,大多数人,还是更为信服鸿德大师。

毕竟鸿德大师大家都认识,乃是古丹楼的七品炼药师,西城区的名人,但是这所谓的药老,众人以前根本从未听说过。

苏秀一冷冷看了眼鸿德,他愈加的肯定,此次的事件,应该是一个阴谋。

“药老,你可有什么证据?”

药老道:“这两枚丹药看似一样,但里面的气息却既然不同,只要是王级的炼药师,都能感受得到,必然不是一个人炼制的。”

所谓的气息,其实包括各种方面,但简单的来说

,还是在火焰方面。

每一个炼药师所修炼的功法都不同,因此炼药时形成的玄火,也会不同,甚至有的炼药师还拥有妖火、地火等奇异火焰。

这些不同的火焰在炼制丹药的时候,会融入各自的气息,因此哪怕是同一种丹药,但不同人炼制,功效一样,但其气息还是有分别的。

鸿德大师嗤笑道:“我不知道什么气息不气息,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从来都不信,我只知道,这两枚丹药成分完全一样,而瘴元丹,只有秀一阁有售,如果不是出自这里,还会出自哪里?”

鸿德的话,无疑将秀一阁推进了深渊,众人全都躁动起来。

苏秀一略带焦急的看着药老:“药老,那毒丹在其它有什么问题么?”

药老面色无比凝重,皱眉道:“这两枚丹药,一枚有毒,一枚无毒,问题肯定是有的,只是,我分析了一下,里面成分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啊。”

连药老都无法分析出来原因,苏秀一心中不由瞬间一沉,感到了不妙。

药老也是不住的皱眉沉思,显然也是无法理解究竟是为什么。

绪文林冷冷道:“苏阁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想不到秀一阁竟然是如此一个害人之地。”

“刚才购买的丹药我不要了,必须给我们赔偿。”

“退货,我要求退货。”

周围围观的众人立刻叫嚷起来,不少人情绪激动,纷纷要求退货赔偿,群情激昂,大有将秀一阁拆了的架势。

蒋华荣等人立刻慌乱起来,紧张道:“阁主,现在我们怎么办?”

苏秀一一脸苦笑,他也是没了办法,只能看向药老。

药老惭愧道:“苏秀一,我的修为还不够啊,看来是要烨少出马了。”

“烨少?”

蒋华荣他们都是一头雾水,显然不清楚这个烨少是谁,他们天都府有这个人么?

“玄烨他行么?”苏秀一有些惊讶的问道。

叶玄的非同一般他当然知道,在阵纹和炼魂方面,都有着十分惊人的造诣,只是在炼药方面,他还是从来没听说过。

“烨少在炼药方面的修为,强我数倍不止。”药老肯定道,而后无奈的看向了人群中的叶玄。

“药老,看来你虽然突破了七品王级,但是在炼药的一些基础方面,还是不够扎实啊。”

一道轻笑声响起,叶玄摇了摇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刚才整个过程,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两种瘴元丹,一种有毒,一种无毒,必然是有不同之处的,绝不会没有一点问题,药老之所以找不出来,肯定还是在某些知识方面有所欠缺。

药老苦笑道:“还请烨少指点迷津。”

叶玄点点头,直接来到柜台前,朝其中一枚有毒的瘴元丹拿去。

“哪里来的小子,敢动证据,找死。”

绪文林见状冷哼一声,突然朝叶玄一掌拍去,下手狠毒。

突然,一道手掌拦住了他,正是苏秀一。

“苏阁主,你们搞什么花样,是想毁灭证据么?”绪文林愤怒说道。

“苏秀一想要毁灭证据,给我砸了他秀一阁。”

天狼小队的人立刻鼓动起所有人来。

“都给我安静。”苏秀一勃然一声怒喝,喝声中蕴含有八阶武皇的威压,立刻震得在场所有人气血悬浮,安静下来。

他冷声道:“此人乃是我秀一阁的炼药师,检验这瘴元丹的。”

“又来一个炼药师,哈哈,苏阁主,你当在场这么多人是三岁小孩么?你三番五次的检验,还不是想要狡辩?”绪文林冷笑道。

鸿德大师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讥讽之色,道:“苏阁主看来是信不过我鸿某人了,这么年轻,也会是炼药师?不会是假冒的吧。苏阁主,你这为了推脱,连什么阿猫阿狗都叫出来了啊。”

他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我是不是炼药师,自己很清楚,倒是阁下,身为七品王级炼药师,竟然连这两枚丹药中的区别都看不出来,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假冒的。”

叶玄突然笑眯眯的道。

“我是假冒的?哈哈哈。”鸿德忍不住大笑起来,而后目光陡然阴冷了下来,冷哼道:“老朽在这天都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认识老朽的人比比皆是,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怀疑我不是王级炼药师。”

“既然你如此货真价值,那么不介意我再检查验一下吧?还是说,你害怕我检验出什么,揭露了你虚伪的身份?”

“哼,小子,对我用激将法,你还差得远,现在是秀一阁出售毒丹,为祸天都府。不管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老朽身为一名炼药师,见到这种行为定然要坚决制止,维持公道。”

...

潮州治疗男科医院
临沧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潍坊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潮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临沧治性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