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当前的社会已经高度开放

发布时间:2020-05-21 18:45:44
当前的社会已经高度开放,政府一再强调“抓经济是首位,其他的靠边站!”完全呈现单一的经济化状态,万事万物都要向经济看齐,向钱看齐,私欲完全成了主角。没有钱不能吃饭,没有钱不能看病,没有钱不能买房子、买汽车,更不能泡妞享乐。如今,这样的思维模式不但在社会中呈现,校园里更是深受传染,甚至在某些大学中引领了潮流,“享乐纵欲”成了主流的思想,广阔的社会反而成了跟随者。总有很多人还天真的以为校园是清纯的,是无污染的,停留在美好的梦想中,只可惜它已经在逐渐的走远。在这样的模式下,校长动用权利、动用金钱干出了与学生开房的事情,学生为了混个文凭或者提拔而和教授 的玩床戏,老师干出了强奸猥亵学生的事,中学生组队的去开房,学生殴打谩骂老师,老师毒打学生,至于群体学生殴打一个同学,往学生身上撒尿,也不是什么奇闻了……这些仅仅是媒体报道出来的冰山一角,至于那些藏在深处的就不敢想象了。
作为一个文明古国的教育,可见其可怕,其可悲!刘新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从落后的农村来到了城市一所繁华的学校,由于他是外地来的,而且身体单薄,胆子也小,经常挨同学的欺负。他们欺负他的手段多种多样,有的当着众多同学的的面骂着极其肮脏的语言,有的拿着扫帚把打他的头,有的拿着拖把使劲的捣他的后背,有的把他关进厕所里不让出来。个别同学甚至于把他拉到操场的角落里猛打、暴打,直到打的鼻青脸肿、浑身疼痛,他们才肯罢休。他们就是喜欢打他,从来没有顾忌过什么同学情面,他们看他那幅穷酸样就是不顺眼,打他就是一种乐趣,一种消遣。刘新是一个孤独的孩子,他的父母全都去了国外打工了,只有他和年老的奶奶相伴。奶奶年龄大了,耳朵也聋了,听不懂刘新说的那些事情。他曾经非常苦恼的向很多人诉说,包括他的朋友、亲戚可是他们都不相信他的话。他们都觉得校园里都是学生,学生能有多坏的啊!于是一致认为他肯定先惹了人家,才会招致挨打的。对于这样的回复,让刘新很无奈,很伤感。他多次感到前途无望,多少夜里,一个人默默的流泪,甚至一度抑郁、焦虑,想到了自杀。那段日子岂止是用“人间地狱”能概括了的呢?可是有一个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他要报仇,一定要杀了他们。他要好好的努力,要把自己的身体练得结实,练得健壮,练得炉火纯青。
这个暑假,他回到了家乡。家乡的水,家乡的田地,家乡的树林,家乡的菜园,家乡的伙伴,让他倍感亲切。但是,每当想到学校里那些肮脏的同学,他就觉得恐怖或是极度的憎恨。他在一个日记本上记上了他们的名字,名字后面用自己的血写上了一个大大的“杀“字。
每天早晨,他一早起来就开始去跑步,田野里,河边树林里传来的新鲜空气让他精神抖擞,也有效的解除了疲劳。跑完步之后,他开始做体操,练拳术,做一些健身的器械活动。刚开始坚持了几天,感觉特别疲乏,有些打退堂鼓的念头,但是一想到同学那凶狠的目光,那毒辣的暴打,更有同学让他跪在地上的那一幕,他就怒火中烧,恨不得一刀宰了他们。此时,他就觉得身上有着使不完的力气,有着最坚强的斗志,于是就有了继续锻炼下去的毅力。
下着大雨的时候,他在雨中拉练,疯跑,呐喊;刮着大风的时候,他在风中练棍术,对着假想的稻草敌人拼命打去,直到把它打的稀巴烂。他在此想起了那些老师的嘴脸。他曾经多少次求助于老师,可是老师常对他说道:“你要学着和同学搞好关系吗?你不能总是和同学打架吧,你看,国家有明文规定,老师不能体罚学生,不要想太多,没事的。再说你肯定有不对的地方,他们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打你呢!不要再来找我了,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吧。我也很无奈,毕竟有些学生的父母都是老板、政府人员,你看,那个叫李思海的,他老爸还是校长呢,他想打谁就打谁,你应该多多和他说几句好话,巴结巴结他和他搞好关系吗?理解一下老师的苦衷吧!”
在这两个月的假期里,刘新每天都要坚持半天的训练,他的皮肤变得黝黑,肌肉开始隆起,双手充满了力量。他暗地里制定了一个杀死同学的计划,只等待合适的时机实施了。
不久,开学了,同学们都返回了校园里,大家都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男男女女的嘴都像安上了大喇叭,吵吵闹闹,把课堂弄的乌烟瘴气。老师也管不了,简单讲了一点,就让他们自由学习了。“喂!我的宝贝,今晚去七天连锁酒店啊!好好玩玩啊!”男的悄悄对一个女孩说道,并顺手摸了女孩的屁股,女孩乐呵呵的笑着,躺在了男的怀抱里。“咱们今天去打游戏,玩个通宵!”几个男学生聚在一块,兴奋的说着。“你们看到了吗?刘新这个傻逼好像变得强壮了,下课咱们揍他一顿吧,过过瘾!看他那熊样!”一个染着黄毛的学生得意的和几个正在无聊的哥们聊着。“嗯,揍他,过瘾,使劲的揍!”一个戴着眼镜,长了一副络腮胡子的男学生大声的说着。一会,放学的铃声响了,同学们都冲出教室,有的去开房,有的去打游戏,有的去打球,有七八个学生则聚在一起,盯上了刘新。“傻逼,你过来,喊我声爹!”黄毛得意的用手指着刘新。刘新没有说话,就像原来那样傻傻的走过来,然后站在黄毛等一帮人的面前。“我让你喊爹的!你没听到吗?“黄毛指着刘新的鼻子,并准备扇他一巴掌。“去你妈的!我砸死你!”刘新直接一拳头狠狠的砸向了黄毛的鼻子,顿时黄毛血流如注,他的鼻梁骨都被刘新打断了。
看见这个场面,周围的同学一下子愣住了,他们从来就没想到刘新还会打人。短暂的停顿之后,有学生开始打120,有的开始围攻刘新。刘新快速的起脚,出拳,围上来的几个不是门牙被打掉,就是脸部揍砸肿,都被揍得直喊“疼!饶了我吧!你是爹!你是爷爷!”然后,刘新面对地上躺着的几个人,指着他们的鼻子用力的说道:“今天晚上我在河边的一座厂房等你们!你们找人去吧!人少了可不是我的对手!”
晚上,天空起了一些阴云,不时有阵阵凉风刮起,月亮被埋在了云层里,城市的上空传出了一阵阵的怪叫声。“他妈的,刘新,这个傻逼,非得弄死他不可!”戴着眼镜长着络腮胡的男生使劲砸着桌子说着。“把咱们全班的男生还有隔壁班的十几个伙计全叫到,带上砍刀,把这个家伙的腿砍下来!”染着红毛、叼着烟的一位高个男生回应道。“好!好!这回刘新他死定了!”男生,女生都开始大声的叫好。这群学生集合了大概三四十人,他们先把刘新的课桌砸烂,把课本全都给烧了,然后又去了宿舍,把刘新的生活用品全都砸坏,扔进了垃圾箱里。接着,他们找来十多辆汽车,直接奔向了河边约定的地点。
这个约定的地点是河边一个废弃的厂房院落内,如今,里面长满了杂草,都是些残垣破墙,还有到处飘飞的塑料袋、破纸板等。此刻,夹杂着鬼叫般的风声,不禁让人起鸡皮疙瘩。“傻逼,刘新,你在哪里?快点滚来,我们来找你啦!”络腮胡子开始和刘新打电话。“哈哈,您爹我就在此院落里,你敢进来吗?不敢进来,就赶紧滚吧!”刘新在电话里哈哈的大笑。“去你妈的!我今天叫了三四十个人,刘新,你个傻逼,死定了!”络腮胡子大声对骂着。“哈哈哈哈!有种的就进来吧!”刘新说完,就挂了电话。络腮胡子一帮人拿着几个手电筒开始进入废弃的院落内,没走多远,发现脚下踩到了一大滩血红的东西,滑腻腻的。“啊!是血!”一位韩式打扮的同学说道。就在这时,一位同学大喊道,“看前面有个人影向南跑了,好像是刘新”。“追!杀了他!”同学们接着都追了出去,没有人再顾忌这一滩血的形成原因。
影子快速的打开一扇木门进入了一座废弃的高楼,带络腮胡子一帮人紧接着追了进去,却没看到影子的任何踪迹,只看到眼前一张大大的白布。上面用黑色的墨水清晰的写着很多人的名字,然后就是一个大大的血红的“杀”字。“扯下来,撕碎它,这个狗日的刘新!”一位浑身名牌的同学说道。就在他们扯下大白布的时候,楼里就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特别的清晰,就像很多要死的人发出最后的呻吟,一会功夫又传来古怪恐怖的叫声,大楼里不断的回音,这回音好像每一次都比每一次强烈,络腮胡子等人全都感觉到头上冒出一股冷气。当他们反应过来,准备往外出逃的时候,却发现大楼的木门已经锁闭。而且楼外的树木上全都挂满了红色的“杀”字。在大楼的两侧,还出现了两个火堆,快速的向四周蔓延,也许不久这里这将成为火葬场,已祭拜那些曾经死在这里的许多人,这些人曾经都是在这里打工的贫苦的农民,老板为了多赚钱,总是以各种办法让他们加班干活,从不想到改善他们恶劣的工作环境。在一次事故中,死了五十多人,其中就有刘新的叔叔、大伯等,而老板就是络腮胡子及刘新的其他几个同学的老爸。
刘新听着大楼内惨叫的声音,拨打了110,120,然后朝大楼磕了两个响头,短暂的停顿之后,就骑上了一辆摩托车,朝着远方奔走了。他要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或是原始的森林,或是崇山峻岭,他已经学会了足够的野外生存技能。第二天,新闻第一时间,报纸头条都报到了废弃厂房内大量学生被烧伤或者精神出现了问题。很多学生都被严重的烧伤,几名学生成了半疯的状态,其中络腮胡子被烧成重伤。 警方正在全力追击凶手,网上通缉,重金悬赏,然而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依然找不到半点凶手的痕迹。
而此时,在北方的大草原上,一个威武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驮着老婆孩子,正在悠闲的放羊,唱歌。

共 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杀,一个多么锋利而又可怕的字!作者围绕着一个杀字,体现了社会上的腐败的一面。文中的刘新是不幸的,父母在外国打工,缺少关心,作为老师和家人,他们太失职了!如果他们能给予爱心,就不会发生那幕惨景:(第二天,新闻第一时间,报纸头条都报到了废弃厂房内大量学生被烧伤或者精神出现了问题。很多学生都被严重的烧伤,几名学生成了半疯的状态,其中络腮胡子被烧成重伤。)作者用虚实结合的写法,深刻而严厉地鞭达这个社会的不良现象,有警世意义,值得一读!推荐共赏!问好作者,欢迎赐稿天涯诗语!【友情编辑:分飞燕】
1 楼 文友: 201 -08-08 14:55:0 文章有警世意义,值得一读!欣赏,学习!
2 楼 文友: 201 -08-08 18:25:06 欢迎作者赐稿天涯。问好!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楼 文友: 201 -08-09 06:02:51 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依然找不到半点凶手的痕迹。 而此时,在北方的大草原上,一个威武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驮着老婆孩子,正在悠闲的放羊,唱歌。欣赏佳作,问好!安徽中医男科医院
调经可以吃益母颗粒吗
什么病做心脏搭桥
普洱白癜风治疗费用
株洲白癜风治疗费用
平顶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衢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安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