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星月】谁拿走了我的帽子(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48:58
【引文】
“咔嚓”一声炸雷将我从梦中惊醒,一道刺眼的闪电瞬间将房间照得雪亮。老公又半夜未归。被狂风推开的老式窗页发出吱吱呀呀的呐喊。我蜷缩在床头里角,环抱着自己发抖的身子,用被子紧紧将自己裹住,任凭窗帘扬起的雨点打在地上,桌子上,床上被子上。又一道闪电穿透我厚厚的被子,刺痛我的眼睛,我感觉到房子也在瑟瑟发抖。不知就这样憋了多久,汗水顺着长发湿了睡衣。雷声似乎渐渐远了,我偷偷掀开被子,不知何时停了电,眼前是无边的黑暗。
雨声还很稠密,我摸黑起身关窗,窗外不远处,跳动着几团蓝绿色的荧光火团,黑暗中,像调皮的孩子边跑边摇动着的荧光球,一溜烟向西面跳去。我慌忙扔下没来得及关的窗扇,没顾上脱鞋,再一次躲进厚厚的被子里打起哆嗦来。
突然想起我新婚的那天,临近家门时,公公(婆婆早逝)特意在我红盖头的四角拴上四枚圆形方孔的铜钱,象征着今后的日子蒸蒸日上,祈愿福寿绵长。公公有一个木制的小盒,里面全是大小不一的古钱。每一次听他说古钱的来历,我总是不信,难道真有那么邪性,只要在打雷下雨的时候,看见有磷火跳过,都会在那个地方捡到古钱?照他的话说,那一盒古钱全是近20年来,雨后那些磷火指引的产物。公公居然说,要是胆大的话,能当时起来逮住磷火,肯定是一枚足斤的元宝或是玛瑙古玉。想象着那些跳跃的磷火,眼前浮现出公公的那盒古钱来,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我没顾上洗脸刷牙,慌忙在磷火跳跃过的窗前空地上仔细找寻。我用小棍在泥泞中翻搅,果真找到几枚原形方孔的铜钱。先生看着我清洗铜钱上的黄泥,撇嘴龇牙,我一再追问下,他才说出那个流传久远的故事。
据说我们所在的村庄下面据说是一座古城,这一代每家都有许多古钱和瓷器。据说,在这片土地,田间劳作时随便一翻便可翻出宝来。农闲时总是有一些拎着皮包的文物贩子频频在村子里转悠,装成看相算命的术士,在农户家总能淘到宝贝。至于磷火,在阴天或雨天更是随处可见,远没有传说的那样邪乎。尽管先生说得轻描淡写,但我还是在我家老屋上发现了些端倪。
我家的老屋是一溜四间土坯瓦顶的旧房,建于文革时期。当时因为物质匮乏,一律是黄土夯实的墙面,墙根和窗头上各有一溜凸凹描花的青砖,在土黄的映衬下特别显眼。那青砖比现代的砖块明显薄很多,也更小。我蹲下身子,仔细地抚摸着砖块上的描花,上面的花卉和鸟兽还依稀可辨,古朴笨拙的画法流畅有力,给破败的老屋平添几许不搭调的奢华。
乡下没通自来水,一村的人家吃用全靠这口古井。每天清晨,井沿便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洗衣、刷碗,嘻嘻闹闹的女人们在水桶的叮叮咣咣中开始了一天的日子。听先生说过,好像那座古墓就在我们的村子下面,而这口砖井就是其中一个出口。
雨后,井水异常的旺,我磨蹭着,等待别人走完,我好探个究竟,可是任凭我打了很久,就是不见水位减少。但我还是清楚地看见,墁井的青砖和我们老屋墙根和窗头上的青砖一模一样。
我缠着先生,要他说说那些青砖的来历。先生竟然神秘地打开一个布包,把一块古拙的铜镜展现在我的面前。先生说那只是一块古代女人用的极普通的面镜,只是镜面上的水银年久脱落,再也不能照出人影。而我看着背面那个圆形的小钮,脑海里竟想象着战场上刀枪剑戟的厮杀,我更愿意相信它是某位将军曾经佩戴过的“护心镜”。无论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的确是在一个阴得极重的夜里,起来撒尿时,恰巧碰到了几团很大的磷火,我一吓,竟在自家院子里被这块铜镜给我绊了个“狗吃屎”,你说邪性不邪性?”
古墓的神秘令我想入非非,偷偷打开公公的小木盒,竟然还发现了几颗六棱的青铜小豆,貌似“鉴宝”栏目上播放过,是秦朝最早的钱币“六豆”。我一一摩挲着钱币上模糊的字迹,有的还可以依稀辨出字迹。我用一根红绳将那些大大小小薄厚不一的钱币穿成了一串。或许是早上打水打得太累,不多一会儿,我竟抱着这串古钱沉沉睡去。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玫红的夕阳撒在长安喧嚣的石板街上,我挽着随身的侍女春桃,掀开一家酒肆的布帘。既然今生无缘,只有来生再聚吧。张籍,请您来生早点来等我吧,来生,我一定更早地遇见你,我定要让我低垂的发髻为你而绾起。今生就让我做个美丽柔韧婉约慧质的女子吧,让我为你再写一阕清词,为这两颗明珠,为残缺的遗憾,哪怕这阙词的落笔处只剩下一声叹息!
“长生,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可要好好保护你们将军!你牵着马先走,且容我和将军告别,将军随后就到!”
“环环,这珠子你还是留着吧!此次西征,不知我能否还有命回还?”望着面前的将军,不知我红腮透出的几分浅醉,能否掩盖得了那切切的担忧和心痛:“你只是一介文官,何须西行?凯旋又将会在何日?”
“请将这面铜镜戴上吧,一颗珠子就系在铜镜的钮上,另一颗在我的腕上。君,保重!你凯旋之日,明珠我定会归还。”
“缘深缘浅,欲止又言。万千祈愿,唯望君安.....君,让我看着你走远......”
“醒醒,懒虫!做午饭了!”睁开眼,先生正用红线穿好了一颗珠子,笨拙地系在我的腕上。这颗珠子圆润硕大,奶白色中现出几丝殷红的沁色。
看着腕上这颗似曾相识的玛瑙,我惊讶得合不上嘴巴,一阵颤栗电流般传遍全身,我不敢追问它的来历。今日一梦,竟来自千年的大唐。张籍,今天我和你竟然只隔着一颗珠子,一阙清词,,一杯浊酒,一个浅梦的距离.......
.“外面打起来了,井已经被封了。省文物局张局长竟然要从水井开始挖掘。柱子爷俩把文物管理员陈虎的头打破了,血流了一地....”
我顾不上听下去,发疯般向古井奔去,厮打的叫声,哭声,骂声,砖块的起落声掩盖了我的呼喊,远远的,我看见一只硕大的青鸟从井口腾空而出,向西飞去......
红尘遇见,有多么深?有多么浅?前缘今世,冷了痴眷,一腔碎念,几许清泪,湿了答案。煮字成酒,未曾书写成章,竟先醉了......

【古墓探险】
眼看着那只硕大的青鸟从井口腾空向西飞去,我却来不及追随青鸟而去。于是,我不知哪来的力量,暴喝一声:“都给我住手。”正在撕打的柱子爷俩和文物管理员陈虎,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惊的同时住了手。我走向前扶起头上血流不止的陈虎,然后喊人赶紧送医院。柱子爷俩累的呼呼直喘,杨局长则站在井边指手画脚地说些什么,但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没有人去听。大家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口井不能封。
这口井里的水清凉、甘甜,自古以来就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主要源泉,岂能被所谓的省文物局局长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给封了。
柱子爷俩守着井口不走,杨局长没辙了,他临走扔下了一句话:“今天你们不让我封井,等明天我拿上省级批文再来,看你们还让不让我封。”说完狼狈地走了。
井边的村民们一商量,既然杨局长说这口井是古墓的一个洞口,那我们何不先下去看看呢?我早就听先生说村子下面是一个古墓,现在村民们要探险,我是极力赞成并不顾先生的阻拦踊跃参加。意见统一后,大家就分头回去准备了,一个小时后在井边集合。
还不到一小时,大家就都拿着工具来了,村长(陈乐)选出来三位身体强壮,行动敏捷的村名,我执意要跟着下去,村长拗不过我就答应了。于是,大家把一根粗粗的绳子系在打水的轱辘上,绳子的另一头系在第一个下去的李风的腰上,然后下去的人拉着井绳,踩着提水的木桶,上边的人慢慢地摇着轱辘把人往下放。放到绳子的三分之二时,井下李风就感觉身体的左侧有微微的风吹来。于是,他大喊一声:“停。”井上的人立马停下了。
这时井下的李风从兜里拿出手电,沿着光滑、潮湿、长满青苔的井壁四周看了看,他发现在他身体左侧有一个四方的洞口,洞口的四周都是用青砖磊的,看样子确实是年代很久远了,洞口已经被年年积累的青苔封上了洞口的四分之一,如果不细看,真的很难发现。李风用手使劲摇了三下井绳,这是事先约好的暗号,如果井下有洞口,就摇三下井绳通知井上的人。李风靠近井壁的洞口,试探着用手去清理洞口上的青苔,光滑的青苔并不好清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了足有二十分钟,才把洞口扒大。
李风扒着洞口上的青砖慢慢地爬了上去,他用手电向洞里照了一下,里面有一段不知通向何处的小路。李风坐在洞口没敢往里走,他又伸手使劲摇了四下井绳,这时第二个顺着井绳下去的是王瑶,当王瑶下到洞口时,李风伸手把她拉进洞口,然后又慌了四下井绳。第三个下去的是张雨,最后一个是我,我战战兢兢的顺着井绳往下去,生怕绳子断了掉进水里。等我进去洞口后,我们四人顺着手电那微弱的光亮沿着小路向前摸索着走。
大约走了五分钟的时间,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拐角石门,门上有一个清晰的狮子头图案,门上没有我们常见的大铁锁。我伸手推了推门,石门纹丝未动。怎么办?大家忽然都想起平时看的江湖寻宝系列电影,于是,大家分头寻找开门机关。这摸摸,那按按,就连墙根上的土块都不放过,可还是徒劳的。大家又都站在室门前看着石门想办法,这是,我看见石门上那个狮子头上的狮子眼睛做的很精致,就像真的一样,目光炯炯有神,难道那眼珠是玛瑙做的?我伸手摸了一下,眼珠突然下陷。只听“咣当”一声,石门启动了,并慢慢地向一边移动,我们大喜,不得不佩服我们的祖先聪慧明智,居然把机关设置在狮子的瞳眸上。
石门开了,里面是一个圆形的洞,我们一起刚走入洞中,身后的石门居然 咣当“一声自动关闭了,无法再打开。我顿时感觉身上冷飕飕的,王瑶拿着手电四下看了一下,洞内只有一张石桌和两个石凳,灯光又向地上晃去,突然看见地上有几堆白骨,我情不自禁地尖叫一声抓住了张雨的胳膊。大家相互拉着手继续小心翼翼地向前移动,跟随着白骨的方向又看到一个石门,与第一个石门不同,这个石门光秃无案。
王瑶拿着手电在石门周围观看,在门的右侧石墙上有一个大约十五厘米见方的小洞,里面放着一个油灯,李风用手旋转了一下油灯,油灯纹丝未动,他从兜里拿出火柴点亮了油灯,洞内有了灯光亮了不少,这时大家都很好奇,时隔千年后的油灯居然还能点燃。王瑶走上前用手触摸了一下油灯,感觉油灯有些发热,他试探着向左移动了一下,油灯居然动了。他兴奋不已,连着向左旋转了三下,石门没动,他有向右旋转了三下,奇迹出现了,眼前的石门笨重地向一侧移动,眼前出现了一个更大的洞。四个手电同时打开射进洞内,洞内很大,由于手电灯光的射程有限,没看见洞内有什么,当最后一个人走入洞内后,深厚的石门又自动关闭了。这次,大家没有去理会他,继续向洞内搜索,转了一圈,洞内除了有几个被打开后落满了灰尘的空箱子外,就是地上更多的白骨和兵器,看来寻宝的人还真不少,只是他们进得来却没能出得去。
看到那些白骨令大家毛骨悚然。这时,大家寻宝的好奇心收敛了不少。但是既然进来了,就算死也要看个明白。于是,大家又继续寻找,突然看见石洞的一处有五个石阶,大家拾阶而上,又看见一个室门。这个门很小,只有弯着腰才可以进出。根据以往看到的古墓寻宝书籍,大家知道,每一道门都有不同的机关,那两道门都没费劲就进来了,看来我们的祖先当初设计机关的时候,是只许进不许出,只有打开眼前这道门,或许才有出路。
大家看到过那些白骨后,已经消减了大部分的热情。这是进入宝室的第三道门,开门机关一定会更隐秘,可这道石门的机关到底会在哪呐?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眼看四个手电已经有两个都没电了。
李风反复地上下石阶,突然他又急又气地站在下边第二个石阶上用脚一踢第三个石阶,只听”轰隆“一声门开了,这是有心栽花花不放,无意插柳柳成阴。站在石门洞口,可以看见室内近门的石桌上和地上放着多个大箱子。这次,大家没有像先前那样贸然走进,也许是看到了先前的那些白骨和兵器的缘故。聪明的王瑶看看身边没有别的东西,只有石阶下的一堆白骨,他伸手合十,嘴中念念叨叨地说着 莫怪莫怪。”然后拿起一个腿骨向室内扔去,只听“搜、搜”几声,暗箭齐发,我们四人顿感头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得齐声感叹“好险啊”,王瑶又向不同方向扔了一根腿骨,又触发了几只暗箭,接连又扔了几个,洞内没有了暗器。大家这才小心翼翼地向洞内走去,洞很大,里面摆放着很多大小不一的箱子,黑暗的洞内会看见隐隐约约闪耀的绿光或耀眼的金光,仿佛进入个一个神话世界。
我们几个迫切地每人打开一个箱子,就在打开箱子的一刹那,我们居然忘记了刚才的恐惧和紧张,同时惊讶地大喊:“我们找到宝藏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箱子内令我眼花缭乱的珠宝,在这些珠宝的上面有一个金光闪闪,玲珑精致的凤冠,我小心翼翼地把凤冠捧在手上,仔细观看,上面缀满了西域玛瑙南海的水晶珠子,在凤冠的前面镶嵌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夜明珠的周围是一圈小一点的水晶珠子,形成了众星捧月,那一颗颗加工精细的玛瑙坠,有的像火,有的向玉,有的白中带着意思血痕。

共 25892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雅润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但是她从小喜欢文字,成了村子里格格不入的女人。她生活在自己的文字间,灵魂也在文字间游走。一场沉长的梦拉开了她墨香的天涯,从古到今,从大唐到现在。梦中的皇冠,梦中的大青鸟,结合了当地的由来和传说,她在一场梦里沉浮着。故事里充满了传奇色彩,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尤其叙述现代的一段故事里,对白刻画的人物愈发显示出故事的精彩。大梦初醒,她终究还是她。还得去喂鸡、还得去放家里的牛羊。可是她对文字的执着,让她依然有梦。这是一部从“谁拿走了我的帽子”引发的传奇故事,有着传奇的经历,亦有着朴实无华的生活,推荐共赏!【编辑:回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者50124002 】
1 楼 文友: 2015-01-22 2 :29:28 问好,星月人!名字就是我们的骄傲!
2 楼 文友: 2015-01-22 2 : 0: 8 一个沉长的梦境,一个对文字执着的女人。故事跌宕起伏,情节曲折耐读,赞下!
5 楼 文友: 2015-01-24 18:54: 4 没想到这篇集众人之精心打造的文字居然捧回来了一颗红豆,真的让我引以为豪,加油!星月人!
6 楼 文友: 2015-01-24 19:29:57 星月人是最棒的!期待你们更多精彩!加油哦!
7 楼 文友: 2015-01-24 19: :25 第一次看接龙文章,太有意思了,星月人太棒了!祝贺获得精品!
8 楼 文友: 2015-01-24 19: 7:01 帽子到底谁拿走的,看完也没看明白,看你们穿越得挺有意思,也不喊我一声陪你去穿越!超赞!
9 楼 文友: 2015-01-24 19:5 :40 环环链接的都很好,恭喜星月人,喜欢这样的穿越小说!
10 楼 文友: 2015-01-24 22:08:20 众人的努力,换来一颗红豆,高兴,继续坚持!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宝宝脾虚怎么办
小孩上火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