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高通15亿美元在华寻找初创者

发布时间:2019-08-15 19:08:21

  自从今年 月履新,高通全球CEO史蒂夫 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已造访中国三次。而今年7月,莫伦科夫的北京一行并非与核心业务相关,公司计划投入1.5亿美元支持中国初创企业,投资承诺将面向国内互联、电子商务、半导体、教育以及健康领域。

  高通风险投资能够加速推动移动技术进步的想法。 莫伦科夫这样告诉笔者: 我们不仅关注公司内部的创新,也乐于发现那些公司外部具有创新性的企业,让他们成为伙伴。

  莫伦科夫说的没错。自2004年开始,高通风险投资部门在中国的业务开展已有十年时间,在中国的投资项目包括德信无线、秦(安全类产品)、小米、说宝堂(教育)、触宝(输入法应用)、易到用车(打车软件)、机锋等。其中,德信无线和秦均已在美国上市;小米则估值超过400亿美元,成为高通投资的经典案例。

  投入1.5亿美元支持中国初创企业,对于一家芯片巨头来说,可谓九牛一毛。201 财年,高通公司收入达到248.7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市场对其营收的贡献高达全球收入的49%。除了资金上的支持,高通能给予初创公司更多 额外帮助 。莫伦科夫认为,高通能够让这些企业分享整个移动生态系统,包括领先的运营商、供应商、开发者等,并进一步帮助投资的公司获取高通的内部资源。

  高通投资的公司有其维度标准。作为高通风险投资部门的中国操盘人,沈劲介绍,高通投资的第一类公司与高通核心技术和产品密切相关,比如无线、移动领域的演进以及硬件方面的技术,包括半导体、电池等方面;第二大类是软件和平台类产品;第三类则是面向消费者的移动应用,比如触宝输入法等。

  在高通投资的大部分公司里,业务方面与其并没有实质合作。 我们抱着大家一起推动移动产业发展的信念,对一批能够加速和影响无线市场增长的公司进行投资。 沈劲告诉笔者。通常情况下,风险投资公司对十家公司进行投资,有一家成功已属不易,而高通对投资的成功率期待得更高。沈表示,投资更多成功的企业才能对产业形成有效影响。

  高通的投资更看重产业链的布局,且并不喜欢在同一个领域里面投多家公司。 沈劲说。这种投资策略让高通获得的市惩声誉远远大于金钱回报。

  小米

  高通与小米公司的渊源可以追溯到2011年。彼时,小米刚刚起步,仅有一个初步成型的MIUI软件,但这并不妨碍莫伦科夫带领的高通中国团队的判断。小米联合创始人林斌告诉笔者, 莫伦科夫对于小米的商业模式非常激动,这也是促成高通投资小米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的故事顺理成章。2011年12月,沈劲所负责的高通风险投资部联合顺为、启明、晨兴、IDG、淡马锡等私募基金,共同投资小米9000万美元。如今,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的小米其传闻中的估值已超过400亿美元。

  作为高通与小米亲密关系的佐证,每当小米新品发布,高通大中华区总裁王翔毫无例外为小米站台。而小米产品遭受对手质疑时,沈劲亦不吝啬在微博上为雷军背书和鼓劲。

  相比启明、晨兴、IDG等传统VC机构,高通对于小米的投资格外特殊。作为智能的核心零部件厂商,高通入股之后的小米得到了更多资源。高通伴随四代小米成长,而通过小米,高通亦连接了其他领域投资。比如,操作系统有小米的MIUI、应用商店有机锋、教育内容服务有说宝堂、O2O产品易到用车,所有的应用都可以在小米体系下承载。

  不仅如此,高通将最新的产品首发给小米,而小米借此来进行与高通产品绑定式的宣传,这种互利互惠的方式,类似intel与PC厂商的合作。高通也通过和小米的合作,让更多消费者认为,只有配备一颗的,方可进入顶级行列。

  除此之外,与传统VC不同,高通本身的产业链优势也能给创业公司带来较大吸引力。一是高通与三大运营商的良好合作关系;二是高通与硬件终端厂商的客户关系;三是高通与腾讯、百度等互联巨头的合作资源,这些都是高通在投资上可以运用的策略。

  高通的投资阶段跨度较大,并不局限于早期,甚至还有一些中后期的项目。对于初创期项目,高通投资数额约为几十万美元;而早期平均一笔200万美元以内;早期至中期项目,每笔约500万美元左右;中后期的项目,约在1000万美元以内。对于处于中期的项目,高通喜欢与传统VC一起合作,以便降低投资风险。而持股比例,高通一般选择低于20%。而对于高通对小米公司的投资,沈劲给出了一个明显好于预期的态度。

  如果说找到小米这样的投资对象凭借的是高通在领域的霸主地位,那么对于初创公司的其他投资则得益于高通异乎寻常的方法。

德同资本邵俊:独到眼界和高效配置再造创新中国
县镇市场
2014年珠海人工智能Pre-B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